正畸的副作用:牙釉质脱矿和牙釉质渗透

 正畸固定矫治器可能会产生一些副作用,包括牙釉质脱矿、白斑,还有附着丧失、釉质磨损、釉质折裂和正畸引起的牙根吸收等。釉质脱矿是青少年患者的临床治疗问题,而附着丧失则是成人不希望出现的正畸副作用。采取一些针对性的措施,可以减少或避免这些副作用的发生。

 

牙釉质脱矿

 

正畸治疗很容易引起菌斑堆积。正畸矫治器削弱了牙齿利用舌肌、颊肌和唾液的自洁功能(Zimmer
and Rottwinkel
2004)。同时,由于牙刷在口腔内的移动空间受到各种固定装置的限制,人工清洁难度也因此提高。菌斑在牙面堆积,很大程度上增加了致龋菌如链球菌和乳酸菌的数量(Rosenbloom
and Tinanoff 1991)。菌斑长时间滞留在牙齿上,从而引起釉质脱矿。

 

白斑的发生率高达59% (Gorelick et
al.1982)。口腔卫生差导致的釉质改变,是碳水化合物和唾液调节下的细菌感染结果。釉质脱矿和再矿化的平衡被打破(Chang
et al.
1997)。脱矿和再矿化的时间取决于口内环境、菌斑在牙釉质表面积累和滞留的时间、个人口腔卫生状况和患者的抵抗力(Chang
et al.
1997)。患者在正畸治疗中脱矿和邻面龋的风险高(图2),严重时可以短时间内(1个月)发生(Gorelick
et al.
1982)。白斑好发于上颌侧切牙的唇面龈方,其次好发于上下颌前磨牙和尖牙。从分区角度来说,好发牙位为上颌切牙区和下颌后牙区(Gorelick
et al. 1982)。

 

牙釉质渗透

 

牙釉质渗透托槽在牙齿表面正确定位,是直丝弓技术上转矩、轴倾度和内外展区等内置数据得到表达的前提条件。托槽的精确定位十分困难,因为托槽通常很小,有些材料如陶瓷和纤维加强树脂等与牙齿颜色又很接近。为了更好地定位托槽,可以使用辅助标记工具(Hablützel
1976;Muchitsch et al. 1989)。

 

托槽的精确位置,在处理好的釉质上用铅笔标记来确定。这样做的风险是,铅颗粒可能会进入釉质深层,超过拆除矫治器后抛光能够去除50
μm深度(Wichelhaus et al. 1996;Ryfet al.
2011)。临床上,标记颗粒可能通过微孔或釉质缺损进入更深的层面,因此,临床上应避免使用铅笔进行托槽定位标记(Silverstone
et al. 1995;Diedrich 1981; Petrin 1981)。

 

如果口腔卫生很好,临床上可以避免釉质脱矿。在正畸治疗前,可以用通用指数对患者进行量化评估,例如邻面菌斑指数(Approximal
plague index,API)和龈沟出血指数(Sulcus bleeding index,SBI)(Lange
et
al.1977)。全面的口腔检查也能了解患者的龋活跃度。但正畸治疗时仍需要注意,固定正畸时尤其是早期口腔卫生会明显变差。即使治疗前口腔卫生良好的患者,开始正畸后口腔卫生情况也会变差。因此正畸治疗中必须一直关注口腔卫生。根据研究,正畸疗程的前3
个月具有决定性作用。个别患者,尤其是处于青春期的青少年,口腔卫生很差。为了保护牙体硬组织,同时出于生物力学和生物学的考虑,建议进行专业洁治。高风险患者可以涂氟或交替使用氯己定(Geiger
et al. 1988;Jenatschke et al. 2001;?gaard et al. 2001, 1997)

标签: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网站地图xml地图